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百圣冢
    大隋皇朝地处陆地中心,国力中等,下辖九州三十八郡,大隋皇朝建国不过百载,此时正值开国太祖文帝驾崩,新帝登基元年,国号大业,谓之“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

     而丹州则是大隋皇朝北方一个中等大小的州府,下辖三郡,因为州内道门众多,而道门又喜好炼丹,故而风朗天晴之时,可以看见州内各处道门之中都有炼丹的青烟缥缈,整个丹州之内,都能若有若无的闻到那股淡淡的丹药之香,故而这也是丹州名称的来源。

     丹州地形狭长,下辖的三个郡几乎成一字型排列,而排在第一的,便是宝鼎郡。

     宝鼎郡,顾名思义,因为郡内多生产炼丹的鼎炉,所以得名宝鼎郡。

     此时,宝鼎郡外的官道之上,一辆装饰简谱的马车正缓缓的朝着宝鼎郡的郡府宝鼎城行去。

     马车由一匹中等的黑色老马拉着,慢吞吞的赶路,似乎马车上的主人并不急着赶路般,任由老马走走停停,也不催赶,一副逍遥自在的模样。

     坐在车前赶车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奴,老奴皮肤黝黑,手上布满了老茧,与常年劳作在田间的老农一般无二,脸上也布满了岁月风霜的痕迹。

     而此时,老奴说是在赶车,其实就是抱着马鞭耷拉着脑袋犹如小鸡啄米般的在偷懒睡觉,因为隔着帘子,仿佛也不怕车上的主人发现般,只有在马车路过不平的路面抖动太过剧烈将这老奴惊醒时,老奴才会心虚的睁开眼朝身后看上一眼,发现车上的主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偷懒的小动作后,才咧着泛黄的大门牙无声的嘿嘿一笑,继续偷懒。

     就这样沉默的赶路半晌之后,突然,马车的车帘是突然被掀开,露出了一张带着雪白面纱但依稀可见那绝美面容的女子,女子手中是拿着一柄奇大的黑色纸伞,此时,她没有理会偷懒的老奴,只是用伞柄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清冷的道。

     “哑奴,到宝鼎城,还有多久。”

     被女子用伞柄敲在背上的瞬间,偷懒睡觉的老奴就是猛地惊醒,是尴尬的朝身后的女子无声一笑后,伸出手指咿咿呀呀的比划了一个一字,表示出了女子所问问题的答案。

     原来老奴是一名不会说话的哑巴。

     见到老奴手指的比划后,女子是缓缓放下了车帘,低声道。

     “还有一个时辰吗?倒也快了。”

     而这话,也不知是说给她自己听的,还是说给车厢内另一名面容俊逸,却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持刀男子听的。

     只见车厢内,除了有这名戴着一袭雪白面纱,身穿雪白长裙的清冷女子外,还有一名身穿黑金之色,衣衫上用金线绣着日月星辰图案的俊逸男子。

     男子约莫二十左右的模样,此时正持着一柄刀鞘鎏金,雕饰龙纹,造饰华美的长刀靠着车厢静静而坐。

     少年只是静静的将长刀横放在双膝之上,双手握住刀鞘两端,微闭着眼眸,舌抵着上颚,缓缓的呼吸吐纳着。

     虽然看似无奇,但若有心之人细细观察的话,却能惊奇的发现,少年每一次呼吸间隔的时间极长,已经达到了近乎半柱香的时间才呼吸一次,也不知他呼吸一次那么少的气息怎么能够支撑他这么久。

     若是更细心之人的话,则会更惊奇的发现,少年每一次呼吸时他的肺部也根本没有任何的起伏,就仿佛少年不是在用肺部呼吸一般,而也只有使用内视之法才会发现,少年呼吸进体内的气机的确不是止步于肺部,而是在全身上下完成了一次大运转,直到最后气机运转至脚后跟,才算完成了一次循环。

     而这一幕,足以让所有江湖中人惊掉一地眼球了,因为男子如此年纪,便已经达到了道门中所谓的踵息境界了,这可是寻常武夫一辈子都难以奢望达到的境界,若是传到江湖的话,足以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不可。

     ……

     再度完成一次周天呼吸后,青年男子是缓缓的睁开眼眸,将横放在双膝之上的鎏金长刀杵在地面之上单手握着,用不带任何感情波动的语言道。

     “雨姨,最近有天衍山脉的消息吗?”

     被称呼为雨姨的白裙女子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声音同样清冷的道。

     “几名觅心子传来消息,有人在天衍山脉发现了盗神独孤行的遗迹。”

     “是吗?”

     从摘心阁内出世,首次踏足江湖的无情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手指轻轻在鎏金的刀柄上敲击着,闭目想了一想后,缓缓道。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不急,听闻丹州的万丹大会快要开始了,我们先去那里凑凑热闹,在摘心阁十多年了,还从没有凑过什么热闹呀!”

     少年是用一种平淡至极的语气轻喃道。

     “是。”

     闻言,一旁端敬坐着的白裙女子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而至于车帘前摘心阁内资格最老的提头使,则依旧是懒洋洋的偷他的懒,睡他的觉。

     ……

     马车依旧是慢吞吞的走着,仿佛被车上那偷懒睡觉的哑奴所感染般,这匹已经不知道拉过多少年马车的老马也是同样变得懒洋洋的了,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

     既然车上的人都不着急赶路,自己又着什么急呢,对吧?

     马跟人一样,都聪明着呢,能偷懒绝不动着,这其中又以经验丰富的老马为盛。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忽然,慢吞吞行走的马车外,是突然传来了一阵摇头晃脑的读书声,而听见这读书声的刹那,原本懒洋洋靠在车前闭目打瞌睡的老奴是瞬间猛然惊醒,眼中一道如同鹰隼般锐利至极的精光一闪即逝,而后,又是恢复了他那如同田间老农般的憨厚姿态,打了个哈欠之后,略带一丝恼怒的看向了这个突然出现,打扰自己睡觉的读书人。

     只见从通往宝鼎城官道的一条岔路之上,是走出了一名捧着一本书卷,正摇头晃脑一脸陶醉的读着的书生男子。

     而这名书生看模样约莫也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身穿一袭读书人的青色长衫,头发随意用木簪扎了一个发髻披在身后,面容普通,但却带着满身读书人的书卷儒雅之气,倒也自有一番不凡的气度。

     见到身后慢悠悠驶来的马车后,走在官道正中的读书人是歉意的朝车上的哑奴躬身一礼,而后是淡笑着动身让在了一旁,准备让这架比他走路其实也快不了多少的马车先行通过。

     见到这读书人主动动身让开,马车上的哑奴这才面色好看一点,是故作凶恶的朝这读书人瞪了一眼后,准备动手让拉车的老马走快一点,超过这读书人,特别是甩掉那听着令人心烦的掉书袋声音,好继续偷他的懒。

     可是此时,车厢旁边的车帘却是被人拉开,只见探出头来的无情是扫视了一眼这正微微欠身含笑看着他的读书男子后,微微皱眉头道。

     “百圣冢?”

     “嗯!”

     目光中闪过一丝异彩,一身儒雅之气的读书男子是丝毫没有顾及门中师兄们那江湖险恶,不可轻易自报家门的严厉告诫,一脸诚恳与热络的点了点头道。

     “兄台好眼力,在下百圣冢杜秋?敢问兄台尊姓大名?要去何方,可否同路呀?路上也好多个说话解闷的伴,不然小弟这一路上读书都要读睡着了,着实可怜呀!”

     没理会这叫杜秋的读书男子所言,无情是继续淡淡的冷声问道。

     “听闻百圣冢的读书人分为扫地童子,官场童生,治国秀才,乱世举人,战国进士和春秋状元,不知你读书读到哪一个境界了?”

     闻言,读书人杜秋脸上是闪过一丝不好意思的惭愧之色,同样第一次踏足江湖的他仿佛没有任何的防人之心一般,是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微微躬身诚恳答道。

     “哎,小弟惭愧,读书这么多年,也才最近堪堪达到官场童生而已,惭愧,惭愧呀!”

     “官场童生吗?倒也足够了,你若是为官的话,足以如鱼得水,终生不倒了。”

     无情只是毫无语气波动的淡淡点了点头冷声道。

     “哎,兄台谬赞了,小弟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呀!”

     读书人杜秋是再次躬身一抱拳,微红着脸说道。

     说完,望了望前方的官道后,这杜秋又是自来熟的说道。

     “兄台,你也是要去宝鼎城吗?要是顺路的话,可否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说话解闷的伴,好不好。”

     却见无情此时已是面无表情的放下了车帘,只是在车厢之内不置可否的轻应了一声,也不知是答应,还是拒绝。

     而这一路走到现在已经脚麻腿酸的杜秋此时却已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颇为热络的放下了读书人那处处躬身行礼的架子,一路小跑着来到了马车前,想要掀开车帘坐进去,和车厢之内的众人一起顺路前往宝鼎城。

     可是刚刚掀起车帘的刹那,这一袭青衫的杜秋便是见到了坐在车厢另一侧的持伞女子,是立马脸色一红,赶忙放下了手中的车帘踉跄向后退开数步后,握着书卷脸色涨红的躬身抱拳道。

     “对不起对不起,小弟失礼了,失礼了,不知道车厢之内还有女眷,还望兄台赎罪,赎罪,实在是小弟的罪过,对不起,对不起了。”

     听着杜秋那连连的告罪之声,车厢之内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包括那赶车的老奴,都是一边挖着鼻孔一边看笑话似的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涨红,连连作揖,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的读书人,觉得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有这么严重吗?

     这家伙,难道真的有少主说的那么厉害,放进官场里能如鱼得水终生不倒?确定不会被那些官场中的老油条吃得连渣都不剩吗?看着不像呀?

     难不成那什么百圣冢的官场童生是那么好考的?照这种架势,俺哑奴虽然不认识几个字,但估摸着进那百圣冢混个什么官场童生应该不难吧!

     挖着鼻孔的哑奴,是乐呵呵的看着身前连连作揖道歉的杜秋美滋滋的想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