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雨!
    “咔嚓!”

     漆黑如墨的虚空之中,突然一道炸雷响彻,将四周照得短暂的一阵惨白,映得周围的景物也一阵诡异的恍惚,多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之色。

     “哗啦啦!”

     倾盆的大雨如银河倒灌,在地面上淤积了厚厚一层水幕,将道路也溅湿的泥泞不堪,雨势之大,犹如断了线的珠帘一般,磅礴不绝,难以停歇。

     在此种大雨倾盆,长夜如墨的天气,本来是没有人会出门的,可是在一片旷野上,却是有人在飞掠。

     “哒哒哒!”

     清晰的脚步飞掠声在旷野上响彻,连那磅礴大雨的倾盆之声也难以掩盖,声音由远及近,而更近时,除了能听到清晰的脚步声传来外,还能听到男子粗重的喘息声。

     更近了,只见一个头发披散的中年男子,从远处一闪而过,脚尖点在泥泞的地面之上,沾水而不入泥,一步便是掠出数丈之远,那泥泞湿滑的地面竟是没有对他造成半点阻碍,就犹如那旷野上狂卷而过的野风一般,一闪即逝。

     可是徒劳,当飞掠至一片旷野上时,这名中年男子是彻底的停了下来,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同时,他是放下了一个一直紧抱在怀中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一直被他紧抱在怀中,所有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中无法轻易发现罢了。

     放下怀中这个约莫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后,中年男子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脑袋,没有多说一句话,而后,是转身带着一抹决然之色,望向了身后的旷野,而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咔嚓!”

     又是一道炸雷在虚空中炸响,一阵刺目的白光闪过后,男子先前望向的那空旷之地,是突然多出了一位撑伞的女子。

     这名女子身穿一袭雪白的长裙,带着一袭雪白的面纱,看不清模样,但却能透过那野风微微吹抚面纱扬起时的角度,依稀看到那几分绝美的面容,那种美,就仿佛是雪山之巅盛开的冰莲花一般,圣洁高傲,难以窥视。

     这名撑伞女子突兀的出现在旷野之上,大概是怕那雨水打湿身上长裙的缘故,所以撑着一把比寻常雨伞大上许多的漆黑纸伞,带着一股莫名的神秘之色。

     而黑伞白裙,在夜空中,却又显得格外的醒目,但这幅场景,在醒目之中,却又透露出了几分难掩的诡异。

     突然出现的撑伞女子,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身前那停下身来的中年男子,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静静的注视,连眼眸,都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而那名中年男子,却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同样没有说话,彼此静静的注视着。

     至于中年男子身旁的小孩,则一直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既没有害怕,也没有恐惧,眼神中甚至是带着几分出奇的游离之色,仿佛此时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般,超然物外。

     ……

     “哗啦啦!”

     暴雨依旧倾盆,并且雨势越来越急,没有丝毫停歇的模样,若是继续照这种趋势下下去的话,恐怕下到天明也不会停歇,不过显然,雨幕中对峙的中年男子与撑伞女子并不打算对峙到天明。

     怀着晦涩难名的目光深深看了面前的撑伞女子一眼后,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是率先打破了沉默,只见他是苦笑了一声后,颓然的摇头道。

     “雨,看来哥哥是永远也等不到你嫁人的那天了呀!”

     也仅仅在此时,这名撑伞女子的眼眸才略微的波动了一丝,有着一丝复杂的情感闪过。

     但是片刻后,这丝复杂的情感就被女子生生掐灭,是重新恢复了先前那种毫无波动的姿态,撑着纸伞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自从加入摘心阁的第一天起,就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了。”

     “是呀!一入摘心,从此无情,也许真的没有那一天了吧!”

     中年男子闻言是更加颓然的叹息起来,而后,旷野之中又是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

     长久的沉默之后,依旧是中年男子率先打破了寂静,只见他是再一次的凝视着身前的撑伞女子道。

     “真的要兄妹相残吗?”

     “摘心阁的规矩,你比我懂。”

     撑伞女子依旧是声音冰冷的答道。

     “呵呵,是呀,摘心阁的规矩,带不回敌人的心,便带回自己的心,连自己人也不例外,可真是无情无情呀!”

     中年男子是摇头苦笑起来,但说话间,却已是慢慢恢复了以前那种霸道张狂的姿态,一股强横的气机,是慢慢开始在中年男子身上升腾。

     “为什么?”

     可就在这时,看着中年男子身上慢慢升腾起的强横气机,撑伞女子是第一次主动问道,问了一句只有她跟他听得懂的话。

     “呵,为什么,其实你一直都清楚,不是吗?”

     中年男子是自嘲的摇摇头,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妹妹,同样用了一句只有他跟他听得懂的话答道。

     “因为她吗?记得你最开始领我进摘心阁时便说过,摘心阁的人,首要便是无情,最忌动情,情始之际,便是命丧之时,到头来,却是你第一个犯了摘心阁的规矩,为了一个情字,值得吗?”

     “是呀,值得吗?我也不少次曾问过自己,可是最后却依旧得不出答案,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无情之人,怎么可能……”

     这中年男子说着说着便突然打住了想要说的话,是再度颓然的看了身旁那一直无丝毫情绪波动看着这一幕的孩子一眼后,苦笑着摇头道。

     “呵,也许算是我错了吧,但我却并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恐怕我的选择依旧相同。”

     “呵呵,算了,不说了,雨,动手吧,也好让我看看,我调教出来的摘心阁最出色的摘心使到底有怎样的水平,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呀!”

     没有理会中年男子所说的话,撑伞女子是深深凝视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男子后,突然道。

     “交出来,我会帮你求情。”

     “呵,雨,你觉得,有用吗?”

     “我尽力。”

     “你会死!”

     又是一阵无声的沉默,撑伞女子和中年男子都是静静的注视着对方,两人都知道,彼此的选择谁也无法奈何谁,就犹如两人从小就一直争论这世上到底有没有无情之人一样。

     中年男子风认为,这世上不可能有无情之人,人无情,还能活吗?

     而撑伞女子雨则认为,这世上也许有无情之人也说不定,万一出现奇迹了呢?对吧!

     两人的争论从小到大都没停过,可每次争论都是中年男子胜出,唯有这世上有无无情之人的争论,到现在,都谁也无法说服谁,一直僵持到了现在。

     的确,人无情,还能活吗?

     ……

     短暂的沉默过后,摘心阁内代号风的中年男子是再一次的打破沉默道。

     “雨,动手吧,从小到大都是哥哥一直胜出,早已没什么意思了,最后就让哥哥输一次吧,可以吗?”

     闻言,撑伞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这个他从未叫过一声哥哥的男人一眼,看着他那在雨幕中模糊不清的脸颊,嘴唇微张,想要叫出那个她最不愿叫出的字,可是最后却依旧没有叫出,只是缓缓的抬起手指,而后,对着身前的雨幕屈指一弹。

     “咻!”

     一缕劲风从撑伞女子的指尖弹出,劲风击中了身前的一颗从伞沿滴下的雨珠,瞬间,雨珠就像被灌注进了无穷的力道一般,刹那间向着中年男子激射而去,速度如电。

     激射的雨珠,在虚空中甩出了一道修长了弧度,其间又沾染裹挟了其他从天而降的雨珠,逐渐汇聚成了一柄婴儿手指粗细的雨剑,混杂在雨幕之中,难以辨认,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对着中年男子的胸膛袭去。

     一剑寄出,方圆三十丈的范围内尽皆剑气纵横,三十丈范围内的雨珠,尽可为剑,撑伞女子心中是轻喃道。

     “哥哥,你教我的雨剑,可还入得眼吗?”

     感受着周围三十丈范围内纵横翻腾的剑气,中年男子仿佛是回应了撑伞女子心中所想一般,仰天大笑道。

     “哈哈,好剑,好剑!”

     说完,却见中年男子那高高举起的右拳始终没有轰出,反而是慢慢落下,最后是拍了拍身旁孩子的脑袋,一脸慈爱的说道。

     “孩子,父亲终于还是输给你姑姑了呀,不过父亲输的不冤,输的开心。”

     “嗤!”

     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刹那,雨剑入体,带起一抹血线,穿透了心脏,中年男子就这样保持着拍着身旁孩子脑袋的姿态,永远的站在了原地。

     而他身下的孩子,却依旧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只是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淡漠的看着这一幕。

     ……

     看着那永远站在了原地的中年男子,撑伞女子依旧是神情冷淡的轻轻摇头道。

     “就知道会这样,你一直都这样,那么的自以为是,想保住他一命吗?可摘心阁的规矩,你比我懂,不是吗?”

     说完,便是将目光从中年男子身上移开,转向了一旁那一直安静的出奇的孩子,静静的看着他。

     而一直安静的如同一个局外人般冷眼旁观注视着这一切的孩子,是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面前这个自己本该称为姑姑却杀了自己的父亲的撑伞女子道。

     “你也要摘我的心吗?”

     “摘心阁的规矩。”

     “可是我没有心。”

     当孩子说完这一句话的瞬间,撑伞女子是第一次有了比较明显的情绪波动,紧接着,不见她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却已是来到了孩子身边,伸手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好半晌之后,撑伞女子才看着身旁那含笑而逝的中年男子冷声道。

     “哥哥,这一次,你是真的输了。”

     说完,女子便是牵着孩子,留下了不见心脏的中年男子,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