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戴娇屁股还没离开椅子,戴老太就叫住了,“回来,什么奶粉?”

     戴柱喝完了玉米糊糊,刚把碗拿下就是他娘的黑脸,老老实实交代了,“我买给娇补身体……”话还没说完,戴老太手里的碗已经砸到他头上了,紧随而来的是这十几年来都没断过的骂声,“买什么买,一个便宜货喝什么奶粉?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这是我自己挣的钱。”戴柱企图跟戴老太讲理。

     “你还有理了,连你都是我生的,你的钱也是我的!”戴老太一跳老高,“怪不得你哥今儿给我的钱数目差这么多,原来都差你这儿了!你给她们买东西能花多少钱,剩下的钱呢?!”

     戴柱沉默了,扭头看了眼他哥。

     戴财默默喝着粥,弟弟一家的苦日子他不是不知道。可贫穷大概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跟稻草,同样他也压垮了他对弟弟的最后一丝温情。人性有时候是最不能期待的东西。

     这个懦弱惯了的男人重新低下头,回到自己房间,没过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小布包。

     戴财不经意的瞥了一下,就剩下几个毛票了,戴老太更是怒不可遏,“十几块钱,你花的就剩下这么点儿了?你是不是疯了?给她们买这么多东西?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家了。一个赔钱货你给她花这么多钱,志强现在外头上大学,连娶媳妇的钱还没攒下来呢!”一把将手绢扔到地上,她气得直喘气。

     方萍放下碗,从后头给戴老太顺气儿,“娘,你别太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划算。二弟,你看看你也真不懂事儿,乱花钱让娘着急,也不是不让你花,家里现在不是正苦难着吗?再说,就是有闲钱,那也不得先紧着娘和爹,咱们小辈儿的,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花也不迟。”

     戴老太太脸色好看点儿,“还是你这媳妇懂事儿,不像有些人,整天怂恿着汉子给她买东买西。”

     “应该的么。”

     林麦脸色一白,枯黄的手不断的揉搓自己的衣摆。这次却不像以前是简单的委屈,更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她买什么了,她嫁到戴家,买了什么东西?

     什么叫睁眼儿说瞎话戴娇可算见识到了?戴城与戴娇冷眼看着众人,戴娇跟他们根本没有感情,连愤怒都称不上,戴城退学那一两年,感情也早都磨光了。

     “那分家吧。”戴娇开口,“我爸也快四十了,人都说四十而立,也不该让他老舔着脸花家里的钱……”

     “砰……砰!”,连着两声,戴老爷子扔出去了烟杆子,戴老太太又碎了一个碗。

     “臭丫头,今儿个非收拾你一顿不可!”,戴老太脱下鞋子,干瘦的身子跟马达一样,戴娇躲开了碗,却没躲开这臭鞋板子!

     卧槽!

     “你再打一下试试!”以为她不打老太太是吗?妈个鸡的,对这种为老不尊的,揍死她都不眨个眼!戴老太呸了一声,唾沫星子直接飞到戴娇脸上。

     “我日你妈!”,忍无可忍,忍你个辣鸡,戴娇一脚想踢翻桌子……这可不是以前她的身体,桌子没踢翻,自己脚都快肿了,脸上还得强忍着!

     “娇,可不兴这样!”,林麦一下搂住戴娇的腰,要是真让戴娇把戴老太打了,她这辈子可能都嫁不出去了,谁会要个打奶奶的媳妇?这年头一个孝压死人,这也是十几年来林麦不敢主动提分家一个最大的原因。

     “哎呀活不成了!孙女连我这老婆子都想打!”戴老太这次哭嚎却还在一边蹦跶,戴娇被林麦抱着,脚疼挣扎不开,戴老太上前狠狠冲她脑袋砸了几拳,那力道可不像对孙女的力道。戴娇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被拔了起来,疼的嗷嗷叫唤,林麦心疼女儿,只能用自己身体挡着……

     戴老爷子听见分家两个字儿气的不行,也没拦那边,戴城倒是想去给戴娇助个威,可被戴柱死死压着!开玩笑,打奶奶这种事儿能做,戴娇是个女孩子还好点儿,戴城是个男娃,家里没地又没钱,还想不想娶媳妇了!

     “柱子,你给个话,是不是想分家。”方萍很有眼色,将刚才捡起来的烟杆儿又递给了老爷子。戴老爷子将烟灰倒扣在暗黄的桌面上,“你给个话,按理说你这个年纪,是该分了。”他挺了解自家二儿子,实诚人,这种人一般胆子都小,最怕的就是改变。

     但或许一个礼拜前,戴柱是不想分家的,此刻他只是低头,微不可见的点了点脑袋。戴老爷子老眼昏花,没看见,又说,“既然不想分家,家有家规,你自己把给你闺女媳妇花的钱重新补上来,你娘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大嘴巴出去乱说,娇以后就别想嫁人了。”

     戴老爷子处事看起来是公正的,戴柱听了这话眼框却都红了,还钱,他爹这是根本不把自己当家里人。

     有了偏见,各种各样曾经的委屈都冒了出来,他自打出生到现在,家里没为他付出过一点儿不说,甚至连娶媳妇儿的钱都是他当年自己一点一点攒出来的……还有当年娇生出来的时候发烧,去村里大夫那儿看病,他爹硬生生拖着不给钱,最后没办法他和林麦一起下跪,还给打了欠条……

     林麦这边又要防着戴老太太拿鞋板子抽戴娇,听见那边的话心瞬间又被捏的紧紧的,生怕戴柱扛不住他爹,把那些钱给抖搂出来。

     “爹,我也大了,不行……”这话还没说完,门口却突然嘟嘟嘟响起了敲门声,“妈,我带着同学回来了,快开门!”

     眼前这一幕,绝对是戴娇见过的,戴家其他人最利索的一回,戴老太火速穿上鞋,方萍桌子抹的干干净净,戴心怕干活一溜烟进了屋子。

     “先别说了,志强带着同学回来了。”戴老爷子吧嗒吧嗒抽一口旱烟,“其它小事儿都放到后头,老二媳妇,去拿三个鸡蛋炒个菜。我记得房梁上还有点腊肉……”

     “对对对。”方萍又补充道,“其他人要么出去玩儿,要么回自个儿房里呆着,省的家里看起来乱哄哄的。”又扫了眼戴娇,嫌弃的瞥了一下,“又乱又脏,大姑娘家的,快回屋子去!”

     戴娇冷冷一笑,“我们是其它人,其它人做什么饭。”,刚才戴老太下手可一点都不轻,她都怕自己得了脑震荡!“妈,我头疼,你回去给我抹点药吧。”

     林麦点了点头,把围裙摘下来。

     方萍想拦着,要知道林麦的手艺可是家里最好的。可林麦压根就不鸟她,再加上刚才戴老爷子也不拦着戴老太,她心里正怄着呢,她挡路她就带着女儿绕弯进了房子,一下把房韧带上。

     留下方萍楞在门外头,她能感觉出老二一家这几天不对,尤其是林麦,没以前听她话了。可今儿却是第一次,连戴老爷子的话都不听。

     “作孽哟……”,戴老太拍着大腿刚想骂,就被戴老爷子拦住了,“行了,志强在外边儿。”

     ……

     外头是怎样的情景戴二家是不晓得了,林麦心疼的给戴娇梳头,大把的大把的头发往下掉,“她奶咋能这么狠心呢?”

     戴娇心里一凸鲁,摸了摸自己的发顶,还好没秃。

     “分家吧,妈。”戴城开口,“我不念书也行,可这么过着,太憋屈了。”偏心眼儿那么明显,谁受的了?家里的钱,说是公里头的,谁不知道全是给戴志强留的。

     戴柱和林麦沉默了很久,平静下来后分家那个想法,也淡了不少,“不是我们不想分……你觉得,分出去,咱们住哪儿,还有你爷爷奶奶能给咱们分几亩地?分不到地,咱们吃啥喝啥?”

     “不是还有那八百块钱吗?”

     “那钱再多又不能生钱,吃吃喝喝一两年也就没了。”林麦忧愁的说,“再说妈还想留着钱给你读书娶媳妇,还有娇的嫁妆,也都没个着落。”

     “那就一直这么过着日子?”,戴娇看着现在的父母,“妈你刚开始学做饭前,会拿锅吗?爸你没做过木活前,敢想象自己能做出一把把漂亮实用的椅子吗?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林麦和戴柱想说写什么,戴娇又开口,“妈,你不要再说什么计划计划,你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算家里有那八百块钱,你们护的住吗?改明儿奶让戴跃翻一翻屋里的奶粉,一个子儿都留不下。”

     “还不如直接花了。”戴娇开口,“趁这几天戴志强回家,咱们直接去镇上……不,去市里,那里的高中多着呢,小姑姑不就在市里吗,找人拖个关系寻个学校,塞上点钱,用得着现在这么磨磨唧唧吗?”林麦老说计划计划,其实就是胆子小,再加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市里,那里人生地不熟的。”

     “大伯经常干木活,镇子里他的熟人可不少,万一大伯娘一闹,哥这学还上不上了。”

     “那……怎么办?万一你大伯娘她们去市里闹,你哥这学不还上不成吗?”林麦和戴柱忧心忡忡的问。

     戴娇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疼孩子是疼孩子,但没主见也是没主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怪不得能把日子过成这个样子。

     “市里又不是咱家后门口,还由得他们闹了?八百块钱留在家里也不安心,等下次爸再去做木活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小姑姑小时候挺喜欢我的,咱们在拎着点礼物,说不准她就把哥的学校安排好了。”

     “直接去城里,人生地不熟的,那哪行啊?”,戴柱呐呐的开口,戴娇看着她便宜爹,“戴志强都去了,我哥咋就去不成?而且城里学习环境也好,我哥这么努力,万一考上了大学,咱全家不都跟着沾光吗?哥,你说是不?”

     戴城低着头,家里穷他知道,可他却不愿意放弃读书的机会,他不想一辈子背朝黄土面朝天。

     “去!”林麦咬了咬牙,“天上掉下的钱,就是天赐给城子读书的机会,不能再把着机会弄没了!”有些时候身在局中,看事情好像雾里看花,林麦跳出来了,不说性格变了多少,但起码事情能看出来了。

     分家不分家的先搁在一边儿,像闺女说的,一大家子住一起,这八百块钱保不保得住还不真不好说。

     方萍的忽悠他们的梦话,一个个都戳破了。家里没钱,那凭什么戴心都能读高中,戴城一个男娃都读不了,究其原因就是他们傻,被人牵着脖子涮着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