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那女人被戴娇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长得挺水灵的姑娘,抚了抚胸口,瞪了一眼戴娇,语气不太和善,“没事儿藏后边吓什么人?”她根本没听清楚戴娇说什么,甩甩头发就要走人。

     戴娇挡住了她,从兜里掏出三张大团结,刚专门走银行拿零钱换的,否则一票零钱说自己有五百人也不信呐,将三章票子塞到女人手里,“这是六十块钱。你帮我办一件事儿,事儿成了我给你五百块钱。”

     这女人叫李春,十七岁就出来做皮肉生意,今年二十五。这生意本来也就是吃年轻饭,尤其在一个地儿呆久了,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正想脱行去外地找个老实人结婚生娃,可以前风花雪月惯了,有了钱就吃吃喝喝,根本没攒下来,不说别的,火车票现在还凑不齐呢!

     六十块钱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现在生意不好做,她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挣这么多,她用那双带着风尘味的眸子来来回回扫着戴娇,语气狐疑,“让我做啥?”

     李春长得只算中上,但浑身一股烟视媚行的味道,“先说好,犯法的事儿我可不干。”一小姑娘,能让自己做啥?

     “不是什么犯法的事儿,你的老本行。”戴娇也打量了一下李春,对自己瞎找这人也挺满意的,“你过来,我说给你听。”李春心说这姑娘连自己干啥都打听清楚了,估计不是玩自己,放下心来,想着那五百块钱也就戴娇说啥就是啥了。

     可这还没听一会儿,她那嘴就拢不住了,再看戴娇都有点渗的慌,这哪里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明明就是个举着叉子的大魔王,谁得罪她那真是……自己找死!

     ……

     这事儿过去了大概快两个礼拜,家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早上一板车拉去的饼根本不够卖,寻思着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林麦花了五百块钱,给家里添了一辆自行车,让戴柱在家做饼,戴娇骑着自行车往过运,来来回回是比以前辛苦了,但饼却热的带渣,也比以前挣得多了。

     这样又过了小一个礼拜,戴娇寻思起了买房的事儿,也不是之前他们那摊位上,是镇东边儿,那边儿有学校,还有几家新开的商场,她比对了好几家,那边新开的商业房以后客流量是绝对大的,也是升值空间最好的。

     有了想法就要想办法实施,买房在哪个年代来说都不算容易事儿,尤其戴柱那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踏实在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同意,得先怂恿林麦。

     小镇开发的又太晚,照着现在的速度房价低着呢,一个差不多平米的商业房大概六七万左右就能撸到手里,再往后推几十年,那可就是成倍的价格了,时不待我,戴娇拼了命的怂恿。

     一来二去的林麦被戴娇鼓动的动了心思,可戴柱不同意,这人实在惯了,猛然花这么多钱就为一套房他不太乐意。家里不有房嘛,拾掇拾掇哪不能住人了?

     戴柱死不同意,怎么说也算是一家之主,林麦又不想在两个娃面前给他没脸,就把这事儿给按下了,可市场上老刘最近天天宣扬自己买了房。

     林麦心说我们踏踏实实做生意的,怎么过的都没他一个投机倒把的有滋味,现在手头又不是没钱,心里突然就觉得有点委屈。

     这人就怕比,尤其林麦还存着以后给两个娃上个城里户口,而且就闺女说的,房子总是个好东西,买了不亏。咬咬牙,又去和戴柱商量了,见天儿的磨。

     戴柱被磨的时间长,不耐烦的大小声儿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吗?等城子大学毕业了,家里再稳定点儿……”

     这可出了大茬子,关键是林麦最近脾气确实比以前大了点儿,尤其是最近,还多了点那么无理取闹的架势,“等等等等等!你就知道等!我看你等上一辈子都富贵不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摊上了你这么一个当家!”

     戴柱明显习惯了最近林麦的阴阳怪气儿,蹲在原地不说话,她骂的唾沫星子快沾上来了,他就悄悄往后挪上两步。

     吵架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对方心平气和,哪怕对骂都比这样好,心里的火气儿疏不出去,林麦怒气冲冲扯着户口本和存折,“我今儿就去把房订了!”说着就冲出了家门口。

     戴娇都没想到她妈能这么给力!

     猛拍了拍她爸的肩膀,她得赶紧追上去再怂恿怂恿,现在买房能撸多少就赶紧撸!等她那一票下来了,还想去帝都撸几个呢,哪怕在二环以内多撸几个厕所,这辈子下辈子都特么不用愁了!

     ……

     戴娇家里有了钱,又不断的买新东西,家具也添了那么几件儿,纸总包不住火,方萍本来把老二一家都忘了,安安心心过自个儿的踏实日子。

     可她本家的哥哥给他带了一个小道消息,听说这几天镇上新下来一个征地的人,说要征部分挨着山的地界儿,盖什么果园,这才寻思起老二家那破屋子。要是按照大小,那屋子可能分两三万呢!

     才和老二家撕破脸,方萍到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觉得现在去说肯定的不了好,得让老二家自己开口。

     不着痕迹的在村子里打听了一下老二家的状况,这一打听可打听出了不少火!

     老二家见天儿的买肉吃,还连自行车儿都买了?!村里老人都不往外面走,知道戴柱家做生意的也少。

     方萍可不觉得以前被自己往死里打压的戴柱和林麦有什么本事,自己有什么心思,也估算着别人有什么心思,要么是偷偷藏了私房钱,要么就是把戴娇许人了,戴城也快18了,到了结婚的年纪。

     早知道这两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什么舍不得闺女进火坑,其实就是想把钱给戴城留着。眼珠子转了转,方萍准备拿这事儿当引子,但自己肯定是不能直接去的。

     “娘,你晓得不?柱子家买自行车了”戴老太可是杆子好枪,不用可惜了。

     “啥,买自行车儿了!”戴老太正喂鸡,一听这话一猛子直起了腰,起的太急,酸疼得她脸都狰狞了,“你说真的?”

     “不止买了自行车,还见天儿吃肉”方萍接过戴老太手上的鸡食儿,比之以前殷勤了不少,“娘,你说二弟家一分出去,日子咋突然就好这么多?”

     林麦走了,戴心要上学,方萍又精,几乎所有的活儿都落在了这老太太身上,心里早都憋了一口气儿了,“还能咋,肯定是自己偷藏了私房钱!走,去柱子家!”

     活也不干了!戴老太生怕戴柱把钱都败光了!

     方萍立马跟了上去,在某些方面她对这个婆婆是不喜的,但她得承认,在闹事儿方面村里没人比的过她。

     人的惯性很难改变,就算戴柱和林麦已经分家了,她还是觉得这两人依旧是从前自己可以捏在手心儿里随意玩儿的,先头老王那事儿确实把她吓着了,可现在时过境迁,什么证据都没有。

     自行车得弄回来,可以当志强结婚的彩礼,还有房子也得要回来……

     戴娇还不知道方萍去她家了,今儿跟李春约好的时间,她忙着去收拾另外一个仇人!换了件衣服就火速骑上自行车儿出门了。

     ……

     戴家村的景致算是好的,夏天绿树成荫,冬天更是一山头的皑皑白雪,没有沾染上现代生活的快节奏,怎么看都透漏着一股子韵味。

     一亮黑色轿车从小道里窜出来,破开了这韵味儿,车轮子踩在并不平滑的道路上发出咯吱的破裂声,车身颠簸了晃荡了一下,发动机轰隆隆起鸣,车子却半天没跑起来。

     “这什么破车呀!”赵安宁骂了一句,随后又揉捏起了自己的脚踝,“走半道停半道的,宜川哥你怎么不找辆好车?”

     顾宜川揉揉发疼的眉心,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嘴,“那抱歉了,可我好像并没有让你跟来。”

     稍显礼貌又有距离感的话,彻底让赵安宁本来带些撒娇意味的嫌弃变成了真正的嫌弃,从后车窗看到面前人下沉的眉峰,赵安宁心道不好,忙岔开话题,“这村子里怎么跟个死村子一样,半天儿死气沉沉的没个人……哦,我都忘了,村子里都是些农村人,说不准现在还下地,听说他们有的人下地还赤着脚,也不嫌脏。”

     顾宜川没说话,副驾驶上倒有人说话,带着些懵懂的感觉,“哥哥,咱们难道不是人吗?”

     揉了揉自家弟弟的脑袋,“当然。”

     “那为什么安宁姐姐说‘死气沉沉没个人’”,小包子顾子川鼓着脸,非常有求知欲。顾宜川眉头锁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是想直接说,因为安宁姐姐自己不是人。

     不过赵安宁再怎么远房跟他也有点血缘关系,这不就拐着弯把自己骂了吗?

     “哥!前面有个漂亮姐姐!”顾子川突然扒在车窗跟前,肉呼呼的手指戳着前面的玻璃,又回头赶紧拉着顾宜川。

     “什么漂亮姐姐?”赵安宁瞥了撇嘴,有点嗤之以鼻,这一破地儿能长出什么好花,但也抬头看了一下,远远的瞧见有人骑着那种老式的黑色高梁车过来。

     顾宜川也看,是个年轻女孩儿,打扮的并不时兴,但别有一番韵味,感觉像在看家里的老照片。

     她一头长发被绾在头顶,用蓝色的方布巾包,年轻的肌肤在阳光底下,吹弹可破,也越发显得红唇白面。眼睛非常大,也很黑,嵌在脸上像一汪清潭,不经意对上了眼睛,顾宜川有那么一刻突然觉得暑气尽消了。

     虽然长相不粗狂,可顾宜川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男人,见到的北方姑娘都高头大马,生的这样娇嫩玲珑的,很少见,就盯着多瞅了几眼。

     显然赵安宁也觉得面前这个村姑不错,看了几眼后连忙瞅顾宜川的神色,居然还看着那个村姑!

     赵安宁自己是个美女,美女相轻,她不觉得别人长得比自个儿长得好看,可当顾宜川看别人的时候,她又害红眼儿,不敢明目张胆的撒泼,她只能生硬的打断了他的视线,“宜川哥,快走吧,一会儿天黑了,这里村道多。不定开到什么时候。”